医生利用药品招标潜规则受贿 辩解称是惯例

http://www.jkzswang.com时间:2013-04-07 11:21来源:深圳广电集团
  卫生局副局长收取13%的回扣;医药公司收取8%的“开票费”;医院负责药剂采购的副院长则直接搞起了明码标价,每支针剂、每盒片剂收取5角的回扣……在山东省聊城市检察机关查处的一起医疗腐败串案的背后,竟隐藏着如此触目惊心的“潜规则”,让办案检察官大为震惊。
 
  案情水落石出之后,利用药品采购非法牟利的责任人均付出沉痛代价。前不久,茌平县卫生局原副局长张东勇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茌平县第三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和两名科室负责人均因犯受贿罪被判处缓刑,两名药品供应商因涉嫌行贿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而药品供应商——医药公司——卫生局——医院的医药采购黑色利益链条也随之被揭露在阳光之下。
 
  医院大夫吃回扣
 
  2012年初,茌平县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称该县部分医院的药品价格高得离谱,可能存在医院大夫吃回扣的现象。
 
  办案检察官在随后开展的调查中发现,在茌平县,各乡镇医院药品、医疗器械的招投标以及货款支付,都是由县卫生局负责。而多名药品供应商和卫生系统的人员均反映“药品招投标程序不透明,管理混乱”。调取银行记录后,办案检察官发现该县卫生局分管药品、医疗器械招标的副局长张东勇的银行账户有大量现金存入,存在受贿嫌疑。
 
  根据这一线索,他们决定先对供药数量较多的药品供应商赵某和刘某进行调查。不承认自己有行贿行为的刘某,当看到办案检察官出示的一张银行查询记录单上清晰地显示着由他的账户向张东勇的账户汇入2万元时,连声说:“俺开始也不想给他钱,但是不送不行啊。”
 
  根据刘某的供述,张东勇掌管着药品招标的“生杀大权”,而且药品供应商想拿到销售药品的药款,必须有他的签字才行。2012年3月,刘某向茌平县一家医院提供了一批药物,但迟迟拿不到药款。两个月后,刘某只好去找张东勇。“你干这行这么长时间了,里面的事还不明白吗?”张东勇说得很直接。刘某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说:“我身上现在没带钱,先给你打个欠条行不?”见张东勇默许,刘某打了一个2.5万元的欠条。张东勇很快就签了字,并催促医院将药款尽快交到卫生局。刘某将2万元的“欠款”汇入张东勇的账户后,很快就拿到了全部药款。
 
  药品供应商赵某到案后,也是不承认自己行过贿。但面对办案检察官从其住处找到的原始业务款项记录本时,只好交代了其在2011年11月至2012年6月分4次送给张东勇1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因为这个记录本上详细记录了赵某的财务收支情况,并记载了每一笔款项的支出金额、时间、收款人,张东勇和数名医院负责人的名字都在其中。
 
  根据两名行贿人的交代,2012年7月28日,茌平县检察院决定对张东勇立案侦查。在证据面前,张东勇承认了按药品价格总额13%的比例收取药品回扣的犯罪事实。
 
  黑色链条浮出水面
 
  据药品供应商赵某供述:“如果没有科室主任和副院长的签字及张东勇的盖章,缺少任何一个环节,我的药品都送不进医院去。”
 
  办案检察官据此顺藤摸瓜,又先后查办了一名医药公司经理、一名医院副院长和两名医院的科室主任。
 
  根据政策规定,向各医院供药的只能是医药公司,药品供应商无权直接向医院供药。但检察官们在办案中发现,药品供应商能向医院供药,都是通过医药公司进行的,而医药公司从中收取开发票的好处费。至此,“药品供应商——医药公司——卫生局——医院”的医药采购黑色利益链条已经清晰地浮出水面。
 
  药品供应商刘某在审讯中以头孢他定为例,详细说明其中暗藏的利益关系。头孢他定的进价为6至7元/盒,而给医院供货时则翻了一番不止,变成14至15元/盒。从中扣除17%的税款之外,还要给医药公司8%的开票费,给卫生局分管招标的局长13%的回扣,给医院分管药剂的副院长5角/盒的提成,剩下的才是药品供应商赚的纯利润。在此基础上,医院再加价卖给患者,药价的虚高也就在所难免了。
 
  2012年以来,聊城市检察机关针对医疗卫生领域腐败现象,开展了一次专项行动,共查办职务犯罪案件10件12人。
 
  “惯例”成了辩解理由
 
  “38岁,对于一个干部来说,正是其干事业的黄金时期。但张东勇却算了一笔糊涂账,他利用分管药品、医疗器械招标的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为违规向医院供药和医疗器械的供应商提供帮助。结果赔进去的不仅是金钱、名誉,还有10年的自由,不折不扣地干了一笔亏本的买卖。”3月12日,谈及此案,茌平县检察院反贪办案小组副组长綦邕说。
 
  在此案的查处过程中,行贿人、受贿人多次以“惯例”、“潜规则”等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为何药品供应商不通过正常招标渠道,以药品质量和效果胜出,而向卫生局、医院负责人行贿呢?经过深入调查,办案检察官找到了答案:权力集中、监管不力、打击力度不够,是医药采购领域“潜规则”盛行的主要原因。
 
  “由于医药采购流程环节较多,涉及卫生局、医药公司、医院等多个部门,加上专业性较强、透明度不高,药品供应商往往采取打通关节的非法手段来获得医药采购合同。”綦邕分析认为,长此以往,关系到患者身心健康的医药采购,就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健康招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